产房外的父亲_太太

2019-08-10 14:31:26 围观 : 152

  

产房外的父亲_太太

  他也紧张,间或又充满了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的憧憬。“你知道要当爸爸的那一刻,确实会多一些使命感,以前我老爱睡懒觉,现在多了责任,有一个小生命在你身边,你必须成长和强大起来才行,保护孩子、太太和慢慢老去的父母。”

  “特别想跟儿子说一句,臭小子,你妈妈为了你挨了一刀,长大之后好好报答她。”目睹了老婆的艰辛,听到孩子第一声啼哭,这个90后爸爸热泪盈眶。

  1988年出生的潘家丞才给自己的老爸过了生日。6月11日晚9点,太太临产,被送至广医三院产科,而他还没有太多的功夫来揣摩从“儿子”到“父亲”的转变。

  待助产士为宝宝断脐,取足跟血、摁脚印完毕,此时距离夫妻俩到医院待产,已经过去14个小时,老婆在持续的宫缩疼痛中等待,而他则在担忧、憧憬中守候。

  1990年出生的林志程和太太是典型的高知夫妻,从确定新生命将降临的那一刻,他和太太都笃定地选择自然分娩。和绝大多数即将做父亲的人一样,他也一直细心留意着太太的变化,从窈窕淑女到大腹便便。“怀胎的过程真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,看到肚子慢慢变大,行动各方面不便,但这些我太太都克服了。”

  12日晚,南都记者离开时,老郭还在等待着。“今天晚上又得通宵了。”13日下午,孩子出生,老郭成功地当上了爸爸。儿子很壮实,7斤3两。

  他是一个音乐人,太太也是。艺术家的禀赋,让这对夫妻在产房内外表现出了一种特殊的知性。

  到了孕晚期,夫妻俩碰到了特别不着急的宝宝,也就只能互相安慰,郭劲恒会认真细致地帮浮肿、腰酸的老婆按摩,继续坚守好辅助的位置,守护好C位,确保输出。

  到了孕中期好些了,他就带着老婆到处吃喝进补,眼瞅着老婆的肚子一天天大了。他身上的赘生脂肪也厚实了不少。

  “很感谢老婆,让我过了第一个父亲节,感谢宝宝来到我们家。父亲是基于一个家庭层面的概念,父亲也离不开家庭,有家庭才有父亲节。”

  夫妻俩得子的过程和其他夫妻一样艰辛,老婆孕吐反应严重,而郭劲恒是个见到人家恶心反胃就会同样条件反射的人。孕吐阶段,俩人一起吐。

  “我熬四天三夜,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,但孩子的妈妈才叫辛苦、煎熬。”对于即将做父亲这件事情,郭先生有着极深刻的自觉,套用时下流行网络游戏《王者荣耀》或《英雄联盟》里的角色,他永远就是一个辅助位置,太太才是C位。在太太进入等待区后,郭劲恒甚至会时不时担心老婆的腰酸问题。“一个人呆在里面,都没人给她按。”

  现代医学,尤其是妇产医学的进步,曾一度使得剖宫产的比例大增。但在医学大数据的应用和科普下,越来越多的产妇选择让分娩回归到最为原始、自然状态。

  对于做父亲和父亲节这个概念,这个从佛山把老婆送来分娩的男子也自有他的一套观点、体系。“我做了父亲,关键就是要做好表率,父亲这个概念于我而言,就是时刻提醒我怎么孝顺我的父亲。对于孩子,那应该是先有母亲,再有父亲,你看日历,今年的5月12日是母亲节,6月第二个星期天才是父亲节,重要的事情在前面,后面的是辅助。”

  林志程离开产房时,顺道安慰了一下这个等候了多天的爸爸。说老郭的孩子是赢在了起跑线上的宝宝,更结实、健康。郭劲恒礼貌地笑笑,他也用类似的语言安慰自己,说有个朋友的孩子,等了7天才出来,很健康、结实。

  太太临产,潘家丞选择走进产房陪产。接受了孕晚期培训的他,表现颇为细致。他会用孕妇课堂上学到的拉玛泽呼吸减痛法引导妻子,也会在太太力竭时端上口杯装好的营养液,并耐心地插上吸管,更会用言语鼓劲。

  这一等就是五个多小时。上午十点多,夫妻俩终于来到了产房待产,然后又是揪心的等待。12点30分时,情况出现了异样,有经验的产科医生、助产士们观测到了孩子的胎心心率下降很快。复查影像、B超后,发现了顽皮的孩子正在妈妈肚子里玩脐带,那根生命的纽带绕颈一周,继续顺产已不可求。剖宫产还得快速、麻利地完成,以避免新生儿窒息。

  父亲节前,南都记者用3 6个小时在广州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产房门外守候,记录,见证。一天半的时间里,这家医院里有超过20个新生命降临。产房内外的父亲,或措置裕如,或焦急万分,或坐立难安。一道屏蔽门短暂地隔绝了夫妻双方,再打开时便有了1+ 1= 3的生命变化。看到褪尽胎蜡、裹上包被的小家伙的那一刻,这些父亲眼神中的惊喜、怜惜出奇的一致。

  对于即将成为父亲的人而言,“父亲”这两个字有着迥异的代表和内涵。它可以意味着有孩子传承了你的姓氏,也可以意味着有孩子延续你未尽的梦想;可以代表着夫妻俩感情的结晶和寄托,也可以视作老有所依的凭仗。

  “整个过程,就像一个仪式,仪式顺利完成,像一个毕业典礼,我也长大成人了,不再只是别人的儿子,别人的丈夫了。”潘家丞说,以前都是给老爸过父亲节,现在赶上这个节日,“小果喜”陪他过父亲节,感觉很神奇。

  焦虑、彷徨,但还是要用言语安慰着产前区待产的老婆。从陪同出现宫缩的老婆来到医院,到孩子最后降临,准爸爸郭劲恒和太太一直等候了4天3晚,期间滴注了四瓶以上的催产素。而此时宝宝的孕期,已达41周多。

  从知道自己即将当父亲的那一刻起,他都在悉心地观察太太的变化。四维彩超第一次捕捉到宝宝的心跳,并通过扬声器播放出来时,他看到妻子流泪了。“怀了那么久,反应那么大,第一次感受到孩子的存在,第一次直观地体会到了肚子里有一个生命。”那以后,潘家丞开始隔着肚皮给宝宝讲故事,太太肚子里一点点的搏动、反馈,都会让夫妻俩兴奋,也拟定了孩子的小名“果喜”。

  6月11日晚,太太开始出现有节律的持续宫缩。两口子12日凌晨4点半来到医院急诊。半个小时从急诊转到了产科产前区待产,在胎心监护和疼痛的刺激下,等候着宫口打开到医学标准界定的尺度。

  “哈哈哈,好可爱呦,不要哭,出来啦。好多头发呀,哎呦、哎呦,出来啦,小果喜。”产房里潘家丞的声音透着兴奋。孩子是个可爱的囡囡,小果喜的小名,是因为太太来自海南,水果之乡。

  “那一刻开始,感觉自己又成长了,听到那一声哭声之后,最大的改变就是我的世界多了一个人,一个需要好好爱护的人,一个希望他健康成长的人”。林志程告诉南都记者,从今以后,大男人要和小朋友一起去爱一个老婆、爱一个妈妈。

  “她一个人在战斗,我们这些辅助的,没有进去,在外面很无能为力,只能默默等待。”等候的三个夜晚,老郭陪了两晚,姐姐来支援了一个晚上,他方能在医院附近的酒店休息一晚。看到一个个产妇、家属离开产房区域,到产后区休息、照顾,他也能沉下去来祝贺一声。

  医生果断手术,通过侧切帮胎儿尽快娩出,林志程签字。20分钟,林太太分娩出一个健康男婴。

  来到医院催产后,一道门将夫妻俩隔开,郭劲恒通过微信给老婆鼓劲打气。并时不时走到病区门口,去安慰一下同样踱步到病区门口的老婆。